罗德岛——压力下的释放之旅

#Newport #Rhode Island #US #Beach #Island #Traveling #Covid-19

独立日小长假,久困于公寓内的我们决定选取一个悠闲放松、不近不远、隔离政策友好的度假地点。罗德岛州(以下简称罗德岛)以“全世界的游艇之都”之称闯入我们的视线,经过一番精心挑选和政策查询,我们快乐且敏捷地预订了酒店和晚餐,欢欢喜喜地拉开了为期三天的心灵释放之旅。

罗德岛是美国面积最小的一个州,位于美国东北角,纽约市往东北驱车3.5小时,波士顿朝西南驱车1.5小时。罗得岛有长达400英里(640千米)的海岸线,十分之一的区域为海水覆盖,渔船出海带回螃蟹、龙虾、海虾和鱼,一部分直接供应本地餐厅,制成美味的海鲜餐。

罗德岛下辖8个城市和31个镇,所有城镇被划分为5个县,此次我们住在新港市 (Newport),以镀金时代夏墅与现代政客名流度假胜地著称。

Day 1 - 7月3日 - 度假开始

由于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上午10点从新泽西出发,下午4点才到达罗德岛。

天空阴云沉沉,路上车不多不少,车内放着Lu老师十年更新一次的歌单,邓紫棋的“你不是真正的快乐”被反复循环,让人怀疑是否有神秘力量在暗中指挥,我默默在心里轻语“Until Now”。

1415

桥是连接两岸的巨人,也是进入另一番天地的钥匙。当车以不快不慢的速度驶上石桥,桥边大海扑入视野,白色帆船零星点缀,远处绿林环绕,海鸥展翅于无垠的天地中,那一刻的感动与释怀转瞬即逝,却推动心情上了另一个台阶,我们真的开始度假了!

1426

我们从容进入那一片郁郁葱葱,各色房子隐于树下,花旁,与墙后。房子就如同这个社会,有精致的完美主义的贵妇、散漫有条理的哲学家、勤奋却不得道的莽夫、简单而整洁的素食主义者……

1444

1487

当然,还有《老人与狗》,是《老人与海》同父异母却因时代进步而过上更悠闲舒适生活的胞弟。

1450

海边的夏天属于绣球花。阳面是粉白色,交接面是渐变的蓝色或紫色,至到阴面绿叶反映的黑绿色,生动美丽,在视网膜里留下夏天的盛烈。

车内抓拍,有一点糊,但无损绣球花的美丽

1485

繁华区行人大多戴着口罩,餐厅里装有隔板或桌与桌之间保持6英尺,处处是提醒戴口罩的标语,与餐厅的热闹和行人的快乐形成强烈反差,这是疫情与经济的平衡与妥协,是人类在逆境中依旧保持积极乐观心态,苦中作乐的历史文化传承。

鸭群上岸吃草,大鸭子放哨保护小鸭,家庭团结互助,无论顺境或逆境。

1469

1478

Day 2 - 7月4日 - 冠冕服与纱裙

睡一个饱觉,9点半,拉开窗帘,阳光照落树影,微风拂过绣球花,终于是明媚灿烂的一天!

Lu老师有起床困难症,于是我拾掇了一下自己,下楼找早餐。点餐窗口被玻璃罩罩住,住客们戴着口罩自觉相隔6英尺排队,人们的寒暄闲聊似乎不受口罩的影响,除了英语母语的人更难听懂非英语母语的人以外,一切变而不变,热情不减。

菜单上可点的菜式是Courtyard酒店惯常的菜式并做成了更易打包和快食的形式,有各式三明治、培根鸡蛋卷、牛油果面包加沙拉……每份菜式配有一小份水果,咖啡饮料另点。我买了两份“平衡早餐三明治”外加一杯大水果杯和双倍浓缩咖啡,愉快地回到房间叫醒还在床上的Lu老师,享用“平衡”的早午餐。

一般我们会把重头戏放在一天头一个游览,以确保有充足的体力和精力,给与它最高的尊重。今天的重头戏就是名为“The Breakers”的新港市最大豪华夏墅,此名取自拍打在房下悬崖的浪涛,中文有一个非常美丽且侠气的名字——”听涛山庄“。

“听涛山庄” (The Breakers)的拥有者是范德堡(Vanderbilt)家族,祖父靠蒸汽船和铁路发家,是19世纪及20世纪初的大富豪。孙子后来在父亲去世时“毅然”放弃银行柜员的工作,继承祖业,任纽约中央铁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办公室就在纽约中央火车站。

最早被买下的Breakers并非如今的 Breakers, 最早被这个家族买下的房子在1877年建立,1892年被烧毁,烧毁后的一年,孙子雇佣建筑师 Richard Morris Hunt 组成一支国际化的队伍,仅花2年重建今天我们看到的坐拥70个房间,占地138300平方尺的恢弘度假别墅。

别墅面向草坪悬崖一面

1558

庄园结构简单,从高耸且繁复的铁门望进,一条直路通向夏墅,两边是草坪、花园和给孩子修建的乐趣屋,穿过夏墅后是一片草地和姿态美妙的树木,接着就是悬崖和大海。

从夏墅二楼阳台望出,近处是田园美景,远处是海天一线,阳光为自然增添光彩,人却能躲在荫凉的阳台内吹着徐徐微风,一饱眼福与舒适,人类创造的物质生活能一再突破想象,没有极限。

别墅面向正门一面

1541

买票进入后,有自取的纸质版行程引导与介绍,游览路线单线设计,人与人之间保持6英尺以上,口罩必须全程佩戴,排队进入。

进入大厅,金色扑面而来,大厅从顶至灯、墙、雕像、镶边、地板,全面展现”镀金时代“的物质内涵,穹顶绘制蓝天,被四周大量的镀金装饰重重包围,仿若困兽的自由。上到二楼看大厅,粉色突显,整体呈现粉、金和少量蓝色的视觉享受,色彩搭配绝妙,艺术价值高于居住舒适。

1518

1501

接下来的充满路易十五风格家具的早餐房间、法式晚餐房间、罗马风台球房、文艺复兴晚期风格起居室、巴黎剧院式音乐厅、文艺复兴书房和各式卧室都展现了主人喜好的风格和奢华享乐的生活方式。

法式晚餐房间吊灯和绘顶

1506

罗马风台球房

1512

文艺复兴晚期风格起居室

1527

巴黎剧院式音乐厅,举办派对和家庭婚礼的地点

1528

文艺复兴书房

1532

卧室之一

1535

楼梯背面设计的喷泉

5242

摄影师要作妖

1530

厨房选在主屋一侧以避免味道和杂声传入主厅,中央工作台上挂着功能不同的铜锅,灶由铸铁制成。主厨精心点缀,帮厨切奶酪,仆人们进进出出的场景仿若昨天。

1540

西方比较特色的管家房(餐具房),以银餐被保管在这个房间所以管家常常睡在这个房间而得名,这也是餐点从厨房进入主屋的最后一个停留点,可以起到隔绝厨房气味和油烟的作用。

夏墅里共有40个仆人,除开守夜人、园丁等必要的维护人员,其余仆人都跟随主人穿梭于夏墅和常住地纽约。

”听涛山庄“就像一件华丽繁复却不那么舒适的冠冕服,意在展示家族财富地位和社会影响力而非完全出于舒适度的设计。而它也并没有服侍主人很长时间,男主人(前文提到的孙子)仅在”听涛山庄“享受了4个夏天,就因中风而离世。

走出”听涛山庄“,到悬崖步道眺望大海,闻着草木的香气,感受夏风的温柔,听着浪涛拍打在崖石上,不再有逼仄的高楼和行色匆匆的商人游客,清静无为聆听自然的感觉踢走心理包袱,留下平静与释然。

1562

如果说”听涛山庄“是一件冠冕服,接下来我们去的“The Elms”就更似一条轻柔飘逸的纱裙。它也有一个非常美丽且充满中式庭院风格的名字——“榆园”。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么美丽飘逸的别墅居然主人是煤老板,充分说明职业与审美并不完全关联。可能由于煤老板和煤老板的亲戚朋友在这里住过较长时间,”榆园“的生活气息和舒适度明显提升。

现在我们看到的”榆园“少了很多植物,在煤老板和亲戚们居住期间,可是四处摆放着兰花、莲花、玫瑰树、棕榈和各种珍稀花种,不难想象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仿佛置身于伊甸园中,抬头有绿植,低头有芳花,左手是仆人准备好的一日三餐和茶点,右手是麻将,真是神仙日子。

“榆园” (The Elms) 朝向草坪花园的一面

1612

舞厅

1563

书房

1564

卧室之一

1569

卧室之二

5274

温室是一间特别的房间,房内喷泉、代表春夏秋冬的大理石雕塑、镜子、棕榈、稀有植物和麻将桌完美结合,虽然植物摆设已与之前大为不同,不难感觉出当时充满的放松气氛和欢声笑语。煤老板的姐妹 Julia Berwind 酷爱在这间房间打麻将。

下一张图来源于livesunique网站

1

Julia小姐最爱的麻将桌

3775

“榆园”设计了专门供仆人进出的后门,并种满了紫藤,遮盖仆人进出的行踪,尽量避免打扰主人与客人。

下一张图来源于pinterest网站,供仆人进出的后门

2

步出主屋,迈入花园,由于之前的榆树得了荷兰榆树病都不幸凋零,改种垂枝山毛榉,山毛榉的英文叫“beech”,总归是中英文都不太好听,所以“榆园”没有被改名叫“The Beech” 或者“山毛榉山庄”。

下一张图来源于entertablement网站,花园里的垂枝山毛榉

3

扒开垂下的枝条,偶然发现有小姐姐们闲适地躺在枝干上看书或休息,傍枝随柳,如诗如画。

走出“榆园”,街边咖啡馆坐一坐,喝喝咖啡吃吃饼,晒晒太阳,晚上去意大利餐厅享受美食,充实而美好的一天!

晚餐前菜:白酒蒸蛤、松露蘑菇扇贝和一套火腿

3783

Day 3 - 7月5日 - 一个逻辑链清晰的故事

为了准时在9点45登船去Block Island,我们原计划7点起床,8点出发。

我7点准时起床,如我所料,尽管闹钟锲而不舍,Lu老师眼睛都不会睁开就能把它关掉,这时和他对话没有意义。于是我洗漱后去酒店一层买好早餐,分别是牛油果面包鸡蛋加沙拉和培根鸡蛋土豆卷。由于我感觉Lu老师比较喜欢吃牛油果面包,于是我选择吃培根鸡蛋土豆卷,谁知这成了后来一系列悲剧的开始。

由于Lu老师7点45才挣扎起床,我们8点20才得以出发,幸好原计划留足了时间,我们得以顺利登船。

间隔六英尺排队登船

3825

船上要求必须戴口罩,大家都尽量隔开坐下,减少风险。半个小时的船程,船边有七八艘摩托艇随船出行,迎风破浪,船内充满紧张气氛,船外尽是潇洒欢快的身影和吹到面瘫的脸庞。我掏出《龙纹身的女孩》津津有味地沉浸在精彩的情节中,并未注意Lu老师有何异常之处。

抵达小岛后,我们租了两辆自行车,开始按照官方推荐的自行车路线游览。一切是多么清新自然,远离城市的喧嚣,小路蜿蜒起伏,两旁树林花丛与农屋小店相得益彰,自行车速度带起来的风抚慰炎热的夏天,人类本质也是一种动物,亲近自然是DNA的属性。

5299

3818

路边有50美分一杯的自助冷藏柠檬汁,我们一人一杯,畅快惬意。

1619

骑到第4个点——灯塔,Lu老师肉眼可见的面如菜色,额头冒汗,那杯冷藏柠檬汁最终被定义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缓慢地行走在灯塔旁,美景依旧却无法全心欣赏。

1621

幸运而不幸的是,下一个点是著名的Mohegan Bluffs且距离灯塔非常近, 悬崖下有可以躺下的沙滩,Lu老师可以静躺片刻恢复生机。

经过一番努力,我们到了Mohegan Bluffs,掏出水、浴巾和帽子,双腿打颤走下悬崖步道,全身放松地躺在了沙滩上。

3803

Lu老师“昏”睡了过去,我脱掉被汗浸透的上衣,愉快地穿着泳衣也跟着躺了下去。谁也没想起来一直到躺了40多分后,恍然大悟除了脸出门涂了防晒霜,全身上下基本都没怎么喷防晒霜!而雪上加霜的是,防晒霜在自行车的篓里,自行车停在悬崖步道的上面,我们在悬崖的下面,来的时候光顾着奔向沙滩,谁也没想起来还有防晒这回事。于是这件事就有了以下的因果链。

Lu老师没有按时起床—->我单独去买了早餐—->我依据模糊印象给他选了牛油果鸡蛋面包沙拉等没有肉的早餐—->Lu老师没有力气—->开头路段自行车过猛而脱力(柠檬水是催化剂)—->急急忙忙找了个沙滩躺下忘记防晒并躺了很长时间—->我俩的腿、手、脸部鼻子全部被晒伤,一个人两个色!我决定把这件事的起源归于Lu老师没有按时起床!

当然那时候,我俩还没有发现事件间的因果联系,等Lu老师恢复后,我们回到自行车,补上防晒霜,悠哉悠哉地继续欣赏小岛的自然人文景观。

中途经过机场,机场全是螺旋桨飞机,大部分是私人飞机,机场餐厅卖酒水和简单食物,我点了这个机场自己发明创造的培根芹菜血腥玛丽,培根的油脂漂浮在酒上,芹菜的味道深入伏特加和番茄汁,0分卖相,4分味道,10分诡异。

3814

中午选取了一个路边餐厅,从街上看这个餐厅毫不起眼。

5331

一进入发现别有洞天,后院临海,是欣赏游艇和享受美食的绝佳地点。有技巧的女士划着站立式划桨板,板上居然有一只狗,不得不感叹,人和狗都是高手。

1639

1648

我们点了生蚝和蟹肉饼作为前菜,最爱的新英格兰蛤蜊羮作为汤点,Lu老师主菜龙虾,我主菜墨西哥鱼肉夹饼,好好地安慰了一下Lu老师早上没吃饱的胃,达到了天地人和的状态。(Lu老师一本正经地说“点龙虾是为了拯救美国和加拿大的渔民”。)

1654

后续依然是自行车快乐之旅,在另一个更为成熟的沙滩(可以租椅子和伞)躺了一小时后,我们心满意足地结束了旅行,乘船离开小岛,开车回了新泽西。

1669

现代生活使人焦虑,疫情打破平静生活,经济政治起伏波动,但人们总能在条件允许地范围内找到放松放缓节奏的方式,或出游或听音乐或看书或健身,为自己充电,保持积极地心态,这是人性最宝贵的特征之一,且与生俱来,人人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