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老师游记之——新奥尔良

#traveling #New Orleans #Louisiana #US

我要出去玩!

感恩节前一个月,被考试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我,一个劲得看着Google Maps,幻想着去哪里玩。感恩节就4天时间,去犹他滑雪吧,时间又太紧张;去加勒比吧,机票已经贵得买不起。转眼看见新奥尔良,新奥尔良烤翅哟.

btw: 一波朋友强烈推荐新奥尔良,简直是🌊的天堂,白天可以逛街,晚上还能泡吧。另一波朋友觉得新奥尔良十分无聊,Nothing to do.

高晓松评论新奥尔良:

新奥尔良是我最爱的美国城市,密西西比河蜿蜒,法国风情盎然,尤其Cajun美食结合法国西班牙美南精华,小龙虾鳄鱼螃蟹各种海鲜荟萃。吃饱了找个酒馆边喝边听全世界最好的爵士乐,最后坐着帅小伙蹬车的Pedicab咏而归。每年早春时节Mardi Gras狂欢节前后去住几天,排泄一年的苟且。

综上考虑觉得还行,毕竟是个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且找个比纽约暖和的地方待几天,睡睡觉,听听爵士乐,增长些姿势,也还是不错的。

那就去新奥尔良!立刻!马上!买票!

为了表示去新奥尔良的绝心,我当天下午立刻就把机票酒店订了。总共三晚,用Hyatt免房券和积分换了Hyatt Centric French Quarter New Orleans Hotel (入住前发现降价了,血亏)。机票去程Delta积分换票,回程单独买票。

New Orleans 新奥尔良

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欧洲殖民者在美洲的殖民事业进行得如火如荼:英国控制了先美国东海岸一带,西班牙则占领了佛罗里达、加勒比海区域,而法国殖民者则是在加拿大东部、包括魁北克一带的地区立足。

由于加拿大的恶劣天气,法国殖民地的进展非常缓慢,在殖民地建立后的几十年,法国殖民地人口只有区区数百人。看着南边英国人的殖民事业进行得红红火火,法国人地羡慕不已。但是英国在伊丽莎白一世刚刚打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风头一时无二。法国不敢跟英国硬碰硬,于是绕过了英国殖民地,开始沿着密西西比河流域探索。在漫长的同原住民、传染病和恶劣天气的斗争后,法国人终于将他们的殖民地拓展到了墨西哥湾。

为了纪念太阳王路易十四,法国探险家拉萨勒(Robert de LaSalle)将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大片未知名地命名为路易斯安那,即传说中的法属路易斯安那(La Louisiane française)。它比今天的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要大的多了——法属路易斯安那包括密西西比河流域,南至墨西哥湾,向北延伸至五大湖地区,东起阿巴拉契亚山脉,西至落基山脉,可分为上路易斯安那和下路易斯安那。

密西西比公司在毕尔维尔(Jean-Baptiste Le Moyne de Bienville)的指挥下,于1718年5月7日在密西西比河上游一个新月湾建立了新奥尔良。这个新城市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奥尔良公爵腓力二世,当时的法国摄政王。新奥尔良在5年后成为法属路易斯安那的首府。

随着太阳王路易十四在1715年的去世,法国国力开始走向下坡路。新上台的路易十五除了在找情妇方面颇有天份之外,在政治方面昏招不断。他掺和进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这场战争后欧洲列强纷纷结盟。这种体系并没有带来制衡下的和平,发而导致欧洲各国敌意重重,最终在1756年爆发了七年战争。

在欧洲战场爆发的前两年,北美战场已经提前引爆——英国和法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各自扩张,最终相遇并发生了军事冲突。1762年,为了感谢盟友西班牙的支持,法国秘密约定将整个法属路易斯安那送给西班牙。这就是传说中的1762年《枫丹白露条约》(Treaty of Fontainebleau)。1763年,战争结束,英法西葡四国签订了《巴黎合约》(Treaty of Paris),法国放弃了印度、加拿大、密西西比河西岸。

这场战争之后,法属路易斯安那被沿着密西西比河一分为二,以东归了英国,以西包括新奥尔良的一大片归了西班牙,被称为西属路易斯安那。法国失去了新大陆,这成为法国君主制时期最屈辱的事件之一。

西班牙只占领了新奥尔良短短三、四十年,随着拿破仑的崛起,法国再度强大起来,用占领的意大利托斯卡尼来交换西属路易斯安那,新奥尔良再次回到法国手中。这就是传说中1800年的《圣伊尔德丰索密约》(Treaty of San Ildefonso)。

美国方面在得知《圣伊尔德丰索密约》内容后,由于担心新奥尔良主权转让后的使用问题,1801年美国总统杰弗逊决定将新奥尔良买下来,以维持密西西比河使用畅通。拿破仑一开始不同意,但紧接着法军征服海地失利,拿破仑重新思考法国的殖民地策略,决定将北美这一大片、整个西属路易斯安那以1500万美金卖给美国——要知道,美国的计划是花200万美金买下新奥尔良一个城市。面对一个开价2250万,能使美国国领域增加一倍的提议感到十分讶异。虽然价码超出门罗和李维顿的权限,但是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便当机力断,在没有报告国会的情况下接受了拿破仑的提议。这就是传说中的1803年《路易斯安那购地》(Louisiana Purchase)。

相关链接:
http://bbs.qyer.com/thread-2863373-1.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ouisiana_(New_Fran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ouisiana_Purchase

吃!

新奥尔良的特色菜系则是Cajun food。不要以为美国只有热狗和汉堡,他也是有几大菜系的,而Cajun food则是中国人的最爱,从晓松老师在他的节目中流着口介绍了一集的Cajun food就可以看出来。晓松老师认为Cajun是美国本土美食中唯一一个拿得出手、和全世界美食来竞争的。

新奥尔良的食物其实是分为Cajun和Creole,两者的成分和口味非常相似,真正的区别是背后的人。Cajun这个词来源于les Acadians,指的是在加拿大Acadia地区定居的法国殖民者。当年,英国和法国殖民者反复争夺这一地区,在七年战争后法国输了,定居在加拿大的法国人被迫离开,最终定居在了路易斯安那的新奥尔良地区。这帮殖民者也比较命苦,一直颠沛流离、辗转漂流。受到当地的印第安人的影响,他们在食物中加入辣椒和香料,并因地制宜,在食物中大量使用了海鲜,不要说鱼虾一类常见的海鲜,他们连乌龟和鳄鱼都没有放过。

和狼狈逃来的Acadian人不同,Creole人则是从欧洲的上流阶级过来的有钱人及其后裔,常常是带着厨师而来。他们的食物则更加精致而豪华。因此同样是海鲜什锦(jambalaya),Creole的什锦里面会有西红柿而Cajun则没有。同样是面包,Creole用的是黄油而Cajun用的就是普通的油。

相关链接: http://bbs.qyer.com/thread-2863373-1.html

GW Fins

GW Fins在TripAdvisor是新奥尔良地区最好的餐厅,在Opentable上也有超过8000的评论。于是第一天的晚餐就愉快地决定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GW Fins没有严格的Dressing Code,让我十分开心。(Per Se 你看看你)

前菜Crispy Pork Belly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Pork Belly有点像中式红烧肉的口感,配上烹调过的西瓜爽口。wow,美国人居然能做出这样的食物来!

由于是家海鲜餐厅,两个主菜倒是中规中矩。

New Zealand John Dory
Sauteed, Jumbo lump crab, asparagus, local citrus, crispy capers, brown butter

New Bedford Sea Scallops
Wood grilled, wild mushroom risotto, porcini butter, crispy leeks

Acme Oyster House

第一天就路过传说中的ACME,排队吃午餐的人足足有一条半街之多。心理默默地说,明天早点来。于是第二天10点多就到了ACME门前,并没有人排队,噢耶!ACME店面不大,昏暗的室内点亮着霓虹灯,还没睡醒的我感觉又该睡觉了。

既然到了ACME,就要尝尝他们家招牌的生蚝。一打生蚝上桌,是的,比更大还更大!然而万万没想到,招牌生蚝入口跪。怎么说呢,生蚝的确很大,但是并不新鲜,可能是来得太早店家还是用的隔夜老生蚝?其次是生蚝处理得并不干净,几乎每一颗都有沙或者杂质,可能是开生蚝的小哥happy一宿没有睡醒顺手开的?

不过在这里尝到了Gumbo。感觉能在美国餐厅吃到米粉也能喜极而泣。
Gumbo,即秋葵浓汤,算是Cajun食物的代表。它主要是由鲜味高汤、秋葵、肉类或是贝类、增稠剂和风干的蔬菜制成。有一种理解是Gumbo在奴隶时期是一种经济菜,以少量的肉类或是海鲜就能喂饱大量的人,让一些容易腐坏的肉类、海鲜类的剩菜有了一个有效的处理方式。(i.e.喂奴隶)

Felix’s Restaurant & Oyster Bar

Felix就在ACME的对面,路过的时候看见也有人在排队,于是决定也跟着尝尝。
店里空气清爽,灯光明亮, 在Felix吃到了alligator和碳烤生蚝!
鳄鱼肉,哦不,短吻鳄肉处理得很到位,肉质紧实,而且店家去掉了腥味。
黄油蒜蓉碳烤生蚝,好吃到没朋友!

Cafe Du Monde

1862年开的店,以chicory coffee & beignets闻名。
这家店是有多火爆呢?第一天去,排队整个街区;第二天去,还是排整个街区。最后一天,12点才到店,居然不排队!
店里也很特别,店员点完餐后是他自己去给做咖啡和取beignets,然后送到桌上再服务下一桌。所以有巨多的店员,正好解决了当地就业。
Beignets, 其实就是“法国油条”加糖粉,油而不腻。 一刻钟的功夫,咖啡喝光,油条吃完,便把桌子腾给了下一桌的客人。
Beignets

French Quarter 法语区

虽然西班牙只占领了新奥尔良三、四十年,但现在法国区的建筑基本都来自那段时间——1788年的新奥尔良大火和1794年的另一场大火摧毁了大部分的法式建筑,被新的西班牙风情的建筑所取代,一直保留至今。
French Quarter

Bourbon St. 波旁街

这条街是以波旁王朝命名的,就是开辟这块殖民地时在位的那个王朝。它开辟于1718年,即新奥尔良建成的那一年。 然而真正让这条街闻名的是夜生活。有意思的是,一些酒吧二楼的阳台上沾满了兴奋的年轻男人,手里挥舞着彩色珠子——这是新奥尔良的一种游戏,如果街上的女生掀起衣服、露出胸部的话,二楼的男士就会扔下一串珠子。

Royal St. 罗伊街

由于不太喜欢喧闹的酒吧,罗伊街就成了我们主要的活动地点。罗伊街以各种画廊和小商品店闻名。
所以我们的活动的内容就是,看画,逛画,买买买。
最终,给Lucas置办了个女朋友😘
Lucas

Preservation Hall

Preservation Hall不是酒吧,而是专门表演传统Jazz的一个小音乐厅。一间旧旧的木式建筑,能容纳五六十人。乐队在前面演出,观众就围坐在一排排椭圆形的木质长板凳上,有的直接席地而坐,最后面也站着人山人海。没有任何音响设备,动人的现场音乐充满了整个小小的音乐厅,观众完全沉浸在里面。
我们提前30分钟开始排队,排队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告知到我们的位置时就可能因为人数限制没法入场,最后还是很幸运的成功进场。

作为一个小时候学过乐器但是五音不全的人来说,Jazz还是好听的!灵动与悦耳的旋律直触人心,如果不是站着挤在乌压压的人群中话,我还是能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Hyatt Centric French Quarter New Orleans Hotel

本着走到哪,躺到哪的原则,所以三天的行程全部住这里。

订这家本来是为了消耗最后一张免房券,又不想再换酒店,基于当时$300的房间,于是感情再又积分房换了两晚上。但是!但是!最后入住前手贱查了一下房价,只要$150,r u f#$king kidding me?!😤

这家Hyatt装修比较新,楼层也不高,中规中矩。但酒店的位置得天独厚,在Bourbon Street最南边,相对比较安静;而附近小餐馆又能满足各种需求。